有妖袅袅第17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11-211举报小编:user31

翻涌的记忆中,顾言瞬浑身颤抖,额角细细密密的渗出汗珠,唇色逐渐苍白,身体冷得如同寒冰。

顾宰从袖中取出火折子,将青铜灯架上的蜡烛悉数点亮,又点了两盏堂上的白蜡,三柱香火。

青烟袅袅升起,香火味四溢。

“顾言瞬,你睁开好好看看,这些都是你的骨肉至亲。”顾宰一时失控,步伐蹒跚地走到顾言瞬跟前。

心里的悲痛令他声音哽咽发颤:“他们皆是……皆是因你而死,别忘了你身上背负的责任!”

顾言瞬闭着的眼缓缓睁开,莫大的光亮中,十三个无名牌位清晰可见。

数年前的那场屠杀,漫天的火光汹涌而至,凄惨悲凉的叫喊声,遍地的尸骨……

“我没忘。”顾言瞬低哑的声音从喉咙艰难溢出,眼眶泛起猩红。

他一刻都不曾忘记过!

突然,顾宰仰天大笑,他重新拾起地上的长鞭,挥在空中发出啪的一声巨响。“好,好,好,没忘就好。”

那凄切的笑声格外瘆人,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意。

“跪下!”长鞭挥在顾言瞬身侧。

顾宰脸上带着铁制的面具,看不清表情,只是一双眼睛如同鹰隼,目露凶光。

顾言瞬站着,脊背挺得笔直,他定定的看着顾宰,不为所动。顾宰重重叹气,似是怒了,长鞭霎时挥下。

千钧一发之际,顾言瞬抬手制止了顾宰,大掌***的握着他的手腕。顾宰也在***,气氛剑拔弩张。

“我让你跪下,向他们赎罪!”顾宰是练武之人,手臂积聚了全身的内力。

顾言瞬亦是更加的***,额头的青筋爆起,一双狭长幽深的凤眸散发出寒星般冷冽的光,那凛然气势似能划破冰层,平日的温和神色早已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阴鸷狠戾。

顾宰直视他,“怎么,失控了?”

顾言瞬泛起猩红的眼眸缓缓闭上。

片刻后,他才睁开,眸子里是恢复后的淡然,脸上的神色也平静如常。他紧抿的薄唇轻启,噙着懒散的笑意:“您如今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不要多管,应多加保重身体才是。”

顾言瞬用尽了最后的力道向前推,顾宰支撑不住,踉跄往后退。

他轻笑一声,转身便走。

“我知道你恨我,没关系,我就是要你恨我,这样等你对我下手的时候动作才会快一点。”顾宰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。

等顾言瞬出门后,顾宰才忍不住从胸口喷出一口老血,暗色的衣襟瞬间被浸湿染红。

千雪和行止侯在门外多时,见顾言瞬出来便跟着去了书房。

顾言瞬解开身上的披风挂在红梨木衣架上,又走到行止端来的水盆前,拂了袖摆洗手,最后拿干净的帕子擦拭干净。

洁白的宣纸铺开,顾言瞬修长明晰的手指握着狼毫笔,笔尖落下,淡然飘逸。

片刻后。

“这是太子一党花名册缺失的那页,以我的名义送到华王府邸去。”顾言瞬将宣纸递给行止。

行止接过来,应了命令。事情已经过去好几日了,但是顾言瞬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行止也没觉得不妥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上面的名字根本不是真正花名册上的名字。

“你们出去吧。”顾言瞬的声音了带着倦意。

“是。”

顾言瞬端坐在书桌前,手中握着的笔没有放下,他又取了张纸。思索良久后,笔尖在洁白的纸上落下三个大字:和离书。

字字落下,他的脑海里逐渐浮现出苏袅袅的脸,笑着的,哭泣的,茫然的,沾染了情与色的。

他的字很好看,笔锋飘逸,中锋行而有骨。

信写好后已是夜深,屋里新添的炭火烧的正旺。顾言瞬倚在太师椅上,他深沉的视线凝在虚空中,神色尽显疲态。

星落从门外进来,抖了抖身上的碎雪,步伐优雅地走至炭炉前,揣手卧好,大大的眼睛看着顾言瞬一眨一眨的。

暖烟给苏袅袅安排了一间屋子,还算是不错,但是比起顾府和苏府的就差了许多。不过屋里的炭火足,倒也暖和。

苏袅袅躺在榻上辗转反侧的,心里有事情怎么也睡不着。她起身,披了狐裘走到门口。

房门刚打开,那两名婢女便伸手将她拦住。

“苏姑娘,夜深了,您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左边的婢女说道。

右边的婢女也跟着附和:“对呀,明日是体力活,苏姑娘到时不要打瞌睡了才好。”

在位者不理朝政,四处闹饥荒的闹饥荒,受天灾的受天灾,土匪肆掠,边境又有外敌侵袭。整个国或许就只有这京城一隅,是繁华城,是权贵的温柔乡。

风月阁里的美人众多,就连婢女都有极好的颜色,所以生意向来不错,一个莺花儿一天接好几个客也属平常。

两婢女提醒苏袅袅,也算是为她着想了。

苏袅袅折回去,打开窗户,任凭冷冽的寒风灌进来,她就站在风口,冷意侵袭全身。

第二日,婢女进来叫苏袅袅起床的时候,才发现窗户开了,而苏袅袅躺在榻上裹着被子,额头烫的厉害。

老板吩咐过她们要好好伺-候的,现在苏姑娘病得这般严重,她们瞬间慌了,着急忙慌的去找暖烟。

苏袅袅咳嗽两声,身子明明滚烫,却还是觉得冷。

没过多久,暖烟便寻了大夫来。

“怎么样?苏姑娘病得可严重?”暖烟问。

大夫仍在把脉,花白的眉毛越蹙越紧,最后深深吸口气收回了手。“这位姑娘可是在外面雪地里呆了一整晚?”

苏袅袅烧得迷迷糊糊的,她听到大夫的问话后轻轻摇头。喉咙刺痛,她说不出话。

婢女说早上进来时发现炭火熄了,房间四面的窗户是大开着的,暖烟应答:“差不多。”

大夫捋了捋胡子,道:“很严重啊,寒气入骨,得好好养着,半点差池都不能有,估摸也要三四个月,等到天气暖和才会好。”他顿了顿又说:“风寒说小便也小,说大还能死人,所以一定要好好养。”

“好,还劳烦大夫开药。”暖烟微微弯着腰,做了个请的***。

“嗯。”大夫起身。

屏风外,大夫坐在桌前写药方,暖烟在一边站着。片刻后,大夫将药方交给暖烟,然后收了银两便走了。

婢女满脸焦急之色:“老板,我去给苏姑娘抓药吧,都是我的错,没有照看好苏姑娘。”婢女语气中带着愧疚。

倒也不是因为别的,主要是苏袅袅长得美,美得这风月阁里没有一个莺花儿比得上,婢女没能看好这棵摇钱树,很是怕老板的责怪。

婢女跪下,声音有些发哑:“大夫开的都是上好的药,奴婢定精心照顾,寸步不离,以保苏姑娘早日康复。”

另一位婢女跟着跪下,磕头请求。

暖烟想起昨日顾言瞬说得话,脸上漾出笑意。“起来吧。”

两婢女起身后,暖烟又道:“抓最差的药,不用刻意照顾,吊着一条命就好。”她的声音加大了一些,说给屏风另一边的苏袅袅听:“苏姑娘,今日照常侍客。”

说完暖烟便出去了,只留下两婢女茫然的面面相觑。

“这是为何?”

“不知道,咱们照做就好,别惹麻烦。”

“嗯。”

苏袅袅一直强忍着睡意,所有的话都清晰的听见了,很严重的风寒,用最差的药吊命,今日照常侍客。

晌午十分,婢女送来一碗药水。黑漆漆的,散发着浓烈的药臭味。

苏袅袅服下,接着婢女给了喂了一颗蜜饯。然后又进来了好几个婢女,扶着她起身,去里间沐浴,换衣服,最后坐在梳妆台前打扮。

苏袅袅一张小脸白得毫无血色,唇色也白,但是罩上精致的妆容后,竟完全看不出生病了。眉间贴着绯色的花钿,更显得***。

傍晚的时候,苏袅袅被送上了三楼的雅间。吱呀一声,房门被关上,然后是铜锁落锁的声音。

客人坐在垂帘外,似是等了一会儿。

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江苏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