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妖袅袅第16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

时间:2019-11-211举报小编:user31

忽地,苏袅袅揽着顾言瞬的脖颈,倚着坐在他的腿上。

她看着顾言瞬笑,浅浅的梨涡清甜,顾言瞬有力的手臂环上她的细腰,搂紧了,他附身埋首在苏袅袅的颈窝,吸了吸。

苏袅袅避开他一点,柔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他的胸膛,声音软绵绵的:“夫君,我不回去。”

“怎么了?”顾言瞬一只手捧上她小巧玲珑的脸,半敛着的凤眸看她。

苏袅袅又抬眸冲他一笑,月牙般弯弯的眼睛里有零碎星光:“因为我觉得做妓子比做顾夫人要好呀。”

声音从她的红唇中牵出,软软甜甜。

顾言瞬覆在她后腰上的手有一瞬的僵直,他凝视着她俏生生的脸,幽深的眼眸中有散漫的笑意。

片刻后,他轻声发笑:“好啊。”

苏袅袅从在浴池中说认命的时候便在赌,现在她还要继续赌。

顾言瞬大手覆上她的脸,指尖从眉尾慢慢移到眼睫,鼻尖,最后落到莹润的唇上。“这么漂亮的脸应该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他的眼眸敛下,又审视着苏袅袅的身子。

该大的地方大,该细的地方也细,美好又柔-软。

恍惚间,脑海里浮现出她在他怀下无力承-受,哭泣着求饶的样子,那白皙的肌-肤上有晶莹的汗珠,一双水眸朦胧靡靡。

“好,那我满足你的愿望。”顾言瞬将人从身上推下去,起身整理衣襟。

苏袅袅心绪未定,匆匆看了他两眼又别开,方才她说害怕的时候,顾言瞬是要带她回去的,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她听话?那听话的目的又是什么?

此时,顾言瞬背对着她站定在正门口,身姿修长。

苏袅袅坐下,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白瓷杯里水色纯净透明,热气弥散。她喝了一口,身子都变得暖起来。

许久之后,暖烟回来了。

苏袅袅被叫到了门外,他们二人在里面攀谈,苏袅袅挨近门框,可还是什么也听不清。雪越下越大,院子里的红梅在雪中绽放着,飘香宜人。

外边空气寒冷,苏袅袅双手合在嘴边呵气,又跺跺脚,宽大的帽檐下小脸冻得通红。

似是过了许久,房门打开了。

“顾夫人,跟我来吧。”暖烟看着她,眼里含着笑意,有一点怪怪的。

苏袅袅垫脚望向屋内,顾言瞬坐在茶案前正气定神闲的洗茶,没有看她一眼。苏袅袅跟着暖烟,两步一回头。

暖烟好似看出了什么,轻笑出声:“顾夫人刚刚及笄吧?”她站定,回头看着苏袅袅。

什么意思?

“嗯。”苏袅袅点头。

暖烟没有再说话了,转身继续往前面走。

苏袅袅紧跟着追上去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暖烟不做回答,脸上的笑意收了个干净。

顾夫人年龄小心智不甚成熟,没想到顾言瞬还愿意花时间陪着她这么玩,真是好兴致。

走过院中的回廊,来到方才的大厅,那位美人还在,她恭敬的向暖烟问了声好。暖烟也没理,径直上楼。

木质的镂空楼梯蜿蜒辗转,苏袅袅每上一步,耳边的那声音就大一些。不知不觉中,她的小脸羞得通红。

“二楼是普通客人,大多是些没文化没修养的,只为来这儿找个乐子,图身体的一时的享受。”暖烟边说边往里走,还抬手掀开一点帘子让苏袅袅看。

苏袅袅又羞愧又好奇,只淡淡的瞥了一眼,那艳丽的画面便在脑海中了,挥之不去。体态丰-腴的女子斥身被红绳绑着吊在空中,一男子站在她身前……

越是往前走,见的花样就越多。

“这里的客人呢没什么讲究,还有些特殊嗜好,比如喜欢换着玩,或者一起……”暖烟边走边说。

“顾言瞬经常来这里消遣吗?”苏袅袅冷不丁的问。

暖意回头,一脸诧异的看着她,明亮的眼眸中全是讶然:“顾大人?”

“嗯。”

暖烟一只玉手手指抵在下巴处,心里若有所思,眼前的顾夫人不仅年龄小心智不成熟,这看人也不会,当真是个只会胡闹的漂亮小丫头。

“不过顾言瞬喜欢的是你,应该不会。”苏袅袅懒淡的开口,看似漫不经心,茫然的眼睛还往四处瞟。

暖烟眼里生出几分兴趣,但很快那兴趣便被压下去了。

走到长廊尽头,又上楼。

“三楼,来这里的客人都是些文人雅士,这里的姑娘都是琴棋书画,舞蹈小曲儿样样精通的。”暖烟说道。

这里的私密性很好,每个屋子都有门,而且隔音,里面一丁点声音都听不到。

没多久,暖烟便带着她看完了,她们又回到花厅。

“还想做妓子吗?”顾言瞬在品茶,清冽的眼眸扫过来,淡淡看她一眼。

方才顾言瞬说满足她的愿望,现在又还来问她一遍,若她说不做了,顾言瞬会带她回去?若她说想呢,顾言瞬又会怎样?

苏袅袅正想着,顾言瞬已经站到她面前了。苏袅袅肩上的狐狸毛沾染着白雪,顾言瞬抬手替她轻轻掸落。

她抬眸望他,想要看进他的眼里,可里面一片黑暗虚无。

顾言瞬微微俯身,贴在她的耳畔,低声说:“那些男人可不会怜香惜玉,可不会你求两句说不要了就停下,你想清楚。”

苏袅袅垂眸,红唇抿着,睫毛轻颤两下。

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她道:“若是顾夫人与妓子之中非要二选一的话,我宁愿做妓子。”

苏袅袅只是抬头盯着他的脸色看,淡然无波,却没看到顾言瞬背在身后的手,紧紧攥着拳头,那般***。

顾言瞬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看了许久,最后他点点头,轻笑:“好。”

说完,顾言瞬拂袖转身离去。

苏袅袅快步跟上去,抓住他的披风一角。

“夫君,我后悔了。”她眼巴巴的,小手轻轻晃动。

顾言瞬头也没回的去扯她的手,苏袅袅拽得那样紧,一双纤细的手臂似乎都在微微颤抖。他回头看她,她又哭了。

苏袅袅从小便爱哭,眼泪一挤就掉。

“夫人,我没什么耐心,一次两次可以。”他大力甩开她。

苏袅袅向后一步,故意跌坐在冰冷的雪地里,眼睛盈盈地泛着泪花,可怜兮兮的:“夫君。”她柔柔地叫他。

顾言瞬蹲在她身前,指节钳住她的下巴:“小孩心性。”

最后,顾言瞬还是走了,不管她在他身后怎么喊都没用。苏袅袅抬手擦眼泪,贝齿将下唇咬得快要滴血。

“苏姑娘。”

背后有人叫她,苏袅袅敛了情绪,是暖烟,她已经不称呼她顾夫人了。

“顾大人特意交代过,让我好好照顾你。”暖烟将手里的纸伞撑在苏袅袅的头顶,声音清浅:“苏姑娘今晚好好休息,明日便去三楼侍客吧。”

说完,暖烟又吩咐身后的两位婢女:“你们带苏姑娘去她的房间,好生伺-候。”

“是。”两名婢女过来搀扶苏袅袅。

“苏姑娘,顾大人说了,他回去便写和离的文书,有空会拿过来,你不必太过忧心。”顿了顿,暖烟又在背后说:“和离了也好,顾大人的确心悦于我,到时他婚我嫁也省去许多麻烦。”

鹅毛般的大雪簌簌落下,沾了苏袅袅一身,立于冰天雪地中,她似乎感觉不到冷。

顾言瞬走后径直去了京兆府处理繁杂事物,回到顾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千雪守在大门口,见顾言瞬回来,她走近禀报:“大人,老太爷在祠堂等您。”

“嗯。”他淡然应声。

祠堂里光线阴暗,顾宰带着面具的脸隐藏在暗影中。

“听说你近来很是悠闲?”顾宰沉闷的声音响起。

十三个无名的牌位立在堂上,顾宰转身长臂一伸指着牌位大声吼道:“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现在你好好看看他们,让他们时时刻刻提醒你!”

顾言瞬阖着的眼并没有睁开,眉头紧紧蹙着。

忽地,耳边响起长鞭挥在空中的声音。他身体僵直,一颗心瞬时坠入无边的黑暗梦魇,沉溺。

七岁的孩童跪在地上,后背上的衣衫被打破,和着鲜血触目惊心分。

“背《君子策》。”

“夫君子者,有所为有所不为,达济天下,独善身,国人趋之。凡九思,三费……”

“不对!再背!背到你懂了为止!”

长鞭伴随着怒吼打下,孩童单薄的脊背颤抖不止。

翻涌的记忆中,顾言瞬浑身颤抖,额角细细密密的渗出汗珠,唇色逐渐苍白,身体冷得如同寒冰。

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江苏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