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体彩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我的深情化作云(苏芜慕少焱)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
我的深情化作云(苏芜慕少焱)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

我的深情化作云(苏芜慕少焱)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

主角是苏芜慕少焱的言情小说《我的深情化作云》全本已完结,又名《情深心作虹》,苏芜慕少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:当冰凉的指尖轻触到慕少焱的眉心时,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颤,她会对他说什么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主角是苏芜慕少焱的言情小说《我的深情化作云》全本已完结,又名《情深心作虹》,苏芜慕少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:当冰凉的指尖轻触到慕少焱的眉心时,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颤,她会对他说什么,求他放苏成安一条活路,求他不要抛弃她,她为什么不问问以后他要如何安置她?

苏芜慕少焱小说简介

深深的伤害与无尽的羞辱,将苏芜她的生活,彻底的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。曾经在她的心里,慕少焱就是她的唯一。可是如今,苏芜只想要慕少焱他付出代价。一次又一次的纠缠,一次又一次的不忍心,最终是让苏芜自己承担了那所有的恶果。

我的深情化作云全文阅读

站在F城最高的山上,俯瞰下去,群山矮小,仿佛在对此山俯首称臣。
苏芜看着此刻站在高山之巅,张开双臂拥抱朝阳的挺拔身影,嘴角荡起了笑意。
此刻的男子仿佛希腊神话里刚刚经过了一场厮杀的神祇,浴血奋战、王者归来、意气风发。
苏芜从背后轻轻抱住了男子健硕的腰身,嘴角仍挂着温柔的笑意,轻柔的说:“少焱,你想要的都得到了,你开心吗?”
“开心,当然开心,不过就差最后一样了。”慕少焱将手覆上环在腰间白皙纤细的手指上,轻轻地摩挲,声音低沉的回答道。
“哦?还差什么?”苏芜反问道,眼角眉梢笑意不减。
“还差——”慕少焱的目光渐渐阴骘,“苏成安的命!”
苏芜的笑意僵在脸上,双手迅速从慕少焱的腰间缩回,仿佛触到了滚烫的熔岩,她不可置信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慕少焱转过身望向那张惨白的脸,戏谑地说:“不明白吗?苏大小姐真是养尊处优的仙女,不识人间烟火呢!”他仍带着玩味的笑意,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拽住一角,轻轻抖落,纸上的内容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苏芜眼前,是一张体检化验单。
苏芜捧着这张纸,不死心的反复确认,终于认命的闭上眼睛,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,她克制不住自己浑身抖如筛糠,她不愿去相信那个给予她无限宠溺的父亲,得了癌症晚期,行将就木!
苏芜将化验单紧紧捂在胸前,压着那痛的快要失去知觉的心脏,看着这个在她二十三年岁月中,唯一深爱过的人,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着她,而她知道伤害还远不止于此。
“啧,别这样看着我,苏成安的病可不关我的事,他多行不义必自毙,真是苍天有眼,要不是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,也不会把苏氏权权交于我打理,要不是他只有一个宝贝女儿,而这个宝贝女儿还对我倾心相赋,死心塌地,甚至以死相逼也要和我在一起,他会把苏氏交给我?这个他看不起的渣滓手里吗?”
“啊——”苏芜终于捧住头,崩溃大哭,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他说的每句话,都在一刀刀凌迟着她的心。
“为什么?”慕少焱紧紧攥住她的肩膀,将她禁锢到自己面前,抬起她的下巴,逼她不得不仰面正视自己,“我父亲当年那么信任苏成安,甚至救过他的命,和他联手打下苏氏,没想到他竟这般容不得我父亲,甚至陷害他,让他锒铛入狱,人言可畏,我父亲不堪受辱,在狱中***,我本来好好的一个家,拜他所赐,落得个家破人亡。你不要觉得我是在颠倒黑白,这些事我是在收拾父亲遗物时了解到的,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苏氏暗暗调查此事,邪不压正,总会有人将当年的真相说出来的。”
苏芜望着慕少焱猩红的眼睛,好像有鲜红的血要喷薄欲出。
“那时我才十八岁,没钱,没亲人,上不起学,我父亲以前的朋友悄悄把我带回苏氏,想要给我谋个职务,被苏成安知道后,他明里暗里找人打压我,想把我赶出苏氏,那段时间我甚至想过去死,可就在我对一切都绝望的时候,事情不就出现了转机,苏大小姐,苏成安最宠爱的女儿回国了,你对我一见倾心,不惜惹怒苏成安,而我也顺势抓住了这次机遇,在苏成安以为我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,慢慢讨好他,取得他的信任,这才有了今天。苏成安!他可能现在还不知道,他在自掘坟墓!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慕少焱状若癫狂的笑着,凄厉的笑声回荡在山间,变得尤为刺耳。
苏芜***地挣脱出了他的桎梏,看着此刻像野兽一样可怕的男人,再也不能将他与当初认识的那个少年结合起来。
六岁那年,为了陪伴病重的奶奶,她归国一年,陌生的环境,身边没有一个朋友,她很孤独,直到一个漂亮哥哥来到家里做客,他会陪她做游戏,踢足球,过家家,还会讲很多外面的新鲜事逗她开心,那一年是她童年所有记忆里最开心的一年。
奶奶过世后,她不得不再次出国,之后就与这位大哥哥断了联系。可她却再也忘不掉那双笑起来会弯成两条桥的眼睛。她从父亲那得知,他是父亲友人之子,名叫慕少焱,便将他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间,这一记便是十年。
当她回国后,第一时间去找她记忆中的漂亮哥哥时,却看见他蜷缩在苏氏大厦的墙角下,啃着一块干的掉渣的馒头。他成为为苏氏搬运货物的一名工人,在苏氏是最苦最累的工作,他衣衫褴褛,面容肮脏,眼睛却依旧澄净与坚定,只是看着她的时候会透漏出淡淡的疏离,戒备得让人心疼。
从那时起,苏芜便在心中暗暗发誓,她一定要帮这个男孩重新找回快乐,只是当时的她并看不到这平静深潭下的漩涡,爱他,究竟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!
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苏芜的声线低沉沙哑,仿佛将死之人最后的呜咽。
“你说。”
“你——有没有爱过我。”苏芜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,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“呵,你认为我会爱上仇人的女儿吗?你把你自己当什么,悲天悯人的救世主吗?你和你父亲一样高高在上,享受着掌握别人生杀予夺大权的快乐,肆无忌惮的践踏着别人的尊严,你这样的人配得到爱吗?从始至终你不过是一枚棋子,一个报复的工具。”
苏芜觉得自己几乎站不稳了,踉跄的后退了几步。
“不妨告诉你,我早就有了两心相悦之人,我和她青梅竹马,等这里一切平静了,她就会回到我身边来。而那时,苏氏早就成为历史,风一吹,连丝尘埃都不剩了,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全新的慕氏。”慕少焱又轻柔的将她抱在怀里了,在她耳边不急不缓的说出这段话,于她而言,却句句如刀,字字泣血。
她依旧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啊!真奇怪!那个一直包容她、宠溺她,如春风化雨般温暖的少年,竟会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残酷冷血。真是难为他过去要对她强颜欢笑,虚与委蛇了。他现在获得了他想要的一切,她应该高兴吗?这不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吗?原来当执念被实现,竟会是如此的***,连活下去的意义都变得虚无了。
她抬手抚上了他微蹙的眉。
当冰凉的指尖轻触到慕少焱的眉心时,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颤,她会对他说什么,求他放苏成安一条活路,求他不要抛弃她,她为什么不问问以后他要如何安置她?
“少焱,你以后要多笑。”
慕少焱还不得其解这句无关紧要的话的用意时,一股大力便将他推开,他陡然瞪大了眼睛,看着苏芜如断翼的蝶,毫无留念的坠下山崖。
苏芜觉得自己如一片落叶,随风而逝,她要忘掉刚刚那场噩梦,只带着快乐的记忆,魂归大地,烂入泥土。
耳边是呼啸的风,她好像还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叫声凄厉,如啼血的杜鹃。

我的深情化作云免费阅读

黑暗、潮湿、压抑。
眼前黑色、白色、蓝色交织不断,不分昼夜,时间仿佛凝固,只有无边的孤寂。铁床铁门将屋内的空间与外面的世界隔绝,寂静的房间内,只余铁索铁链发出咣咣的争鸣,纤弱的身体禁锢在床上,如禁锢在绞刑架上的耶稣,毫无生气。
每一天进到这间屋子里的人,都会在她的身上装满各种仪器,他们知道她对于普通的疼痛早已麻痹,可当新一波尖锐的刺痛穿行过她身体的每一寸时,她无法无动于衷,这些人直到看到她微微蹙起的眉,才会露出满意的微笑。
她的头很痛,仿佛被暴击过,记忆正在一点点消散。
谁?谁在叫她?
她挣扎着起来,走在黑暗空荡的长廊,前方有她期盼已久的光明,就快到了,她拖着疲惫的身躯,向着光亮,艰难前行。
突然,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,一张沟壑纵横的脸,没有焦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,那个人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意,用难听嘶哑的声音问她:“你要去哪里?留下来吧,跟我们一样,留在我们身边。”
“不——”她挣扎着。
四面八方不断涌出披头散发,可怖僵硬的人来,她们露出阴森的笑容,仿佛她像什么美味的点心,吸引着她们来将她吞噬。
“留下来吧,留在地狱!”
“不——”
“啊——”苏芜再一次从梦中惊醒,身上已被冷汗浸透。
又做这样的梦了,两年了,那些情景,无论她多想忘记,都如影随行,历历在目。
翻身下床,去厨房,给自己倒杯冰水,冷静一下。
经过二楼的书房有轻微的光透出,即使夜已中宵,御宸集团董事仍在伏案工作,敬业的态度让人敬佩。
她嘲讽的笑笑,脚步不停,朝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门开了,谢逸倚在门框上,戏谑地向她一笑:“哟!没睡呢。”
“出来倒杯水。”
“我看你恢复的差不多了。”
“还好。”
“起码现在晚上你能够入眠。”
苏芜没有作答。
“既然如此,我看我们的计划就从明天开始好了。”
半晌,苏芜答道:“你确定我有利用的价值?”
“当然,”谢逸迈着悠闲的步子,一步步朝她走来。“这些年你昏昏沉沉的,可能不知道,你失踪之后,慕少焱派人在悬崖下,整整搜救了三个月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而且,这两年,他一直以各种借口,推迟他和未婚妻的婚约。”
“这并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“的确,不过男人吗,总是失去后,才懂得珍惜,况且——”谢逸抬起了她的下巴,借助幽暗的灯光,细细打量她的脸庞,“当初慕少焱因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才忽视了你这张美丽的脸,现在你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,难保他不会动心,你以为他和他那个未婚妻的感情就坚不可摧吗?男女之间哪有至死不渝的爱情,一切不过都是利益的捆绑!”谢逸虽然表面波澜不惊,手上的力道却渐渐收紧。
苏芜费力的拨开他。
“为什么是我?”
“因为你足够了解慕少焱,也足够恨他。而且,你没有置喙的余地,你忘了是谁把你从疯人院接回来的吗?谁给了你现在的生活,让你逃离了地狱,你觉得我会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,耗费心血吗?”
苏芜知道谢逸和慕少焱身上都有商人的本质,无利不起早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从他救自己出来她就知道,她会把自己训练成为杀死慕少焱一把最好的刀。
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
“简单,竭尽全力,去勾引慕少焱,让他怀着愧疚的心,重新爱上你,继而无条件相信你,然后找到慕氏的软肋,我们里应外合,一举扳倒慕氏。放心,我会找机会让你们接触的,明天,谢氏会举办一个大型的慈善酒会,到时候,全市的大小企业都会参加,你,就作为我的舞伴出席。”
明天。
从上一次她纵身一跃从山崖下跳下,整整两年了,那张脸十分清晰,却又模糊,我们就要再见了,少焱,你期待吗?
谢氏的酒会举办在全市一所著名的会馆内,富丽堂皇的会馆门前,豪车云集,光鲜亮丽的俊男***,在闪关灯下缓缓步入会场。
谢逸一下车,就吸引来了各家媒体的眼球。的确,这位海外学成归来的高材生,年纪轻轻就创立了御宸集团,这两年势头正盛,而且人又英俊、儒雅,不知俘获了多少名媛的芳心呢!
但这一次,向来不传绯闻的谢逸身边,却多了一位女伴。
苏芜今天穿了谢逸为她精心挑选,限量定做的浅紫色小礼服,优雅又不失活泼,更衬得她皮肤白皙,略施粉黛,更显的五官精致。
之前就有爆料称,谢逸今晚会携一位自家的模特出席酒会,来展示御宸最新设计的珠宝,只是毫无背景的苏芜会获得如此殊荣,未免为二人关系又增添了一缕疑云。
慕少焱倚在一架钢琴旁,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,这种酒会的氛围刻板、无聊,要不是母亲吵着要他陪念卿来,他倒很想躲个清静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两年,他总是很疲惫,除了必要的工作,很少应酬,明明现在都是大多数人在巴结奉承他,他不必再鞍前马后的逢迎赔笑。
他不禁想到两年前,那时的他,刚刚可以在苏氏接触到核心的业务,但因为他年轻,又因为凭借的是某种关系上位,而让人所不耻,因此没人真正瞧得起他,他只有左右逢源,四处应酬,而把自己搞到身心俱疲。但每次他回到家时,却总有一盏灯火为他守候,一个柔软的怀抱,一桌喷香的饭菜,一张不厌其烦听他抱怨的笑脸,那时的苏芜还不知道一切不过是一张诱她步入地狱的网,而于他而言,一切就像是一场沉溺便是死亡的美梦。
透过高脚杯看着这个扭曲变形的世界,他自嘲的笑了笑,忽然,他捕捉到了一缕身影,他觉得心脏似乎漏掉了几拍,那个他以为以后只会在梦里出现的身影,是你吗?苏芜?

小说推荐

我的深情化作云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,如泣如诉,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,曲终掩卷,回肠荡气,余韵绕梁。

相关小说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天津体彩网 娱网棋牌 博雅棋牌| 江西快3| 百赢棋牌| 浙江11选5| 娱网棋牌| 娱网棋牌| 博远棋牌| 博雅棋牌| 金博棋牌| 传奇私服| 博雅棋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