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棋牌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喜欢你是你(周绵绵宋伊汶)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
喜欢你是你(周绵绵宋伊汶)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

喜欢你是你(周绵绵宋伊汶)全本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

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————喜欢你是你全文免费阅读,它是由沈熊猫原创的,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!等亨利走后,我突然意识到,接下来的几日,我要和宋伊汶同吃同住?一时间,我紧张得不能自已。上楼开门的时候,我还没把钥匙塞到锁眼,就拧着把手想要推门而入。其结果可想而知,我直接撞到了门板上,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。站在我身后的宋伊汶看不过眼,他接过钥匙,打开了房门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————喜欢你是你全文免费阅读,它是由沈熊猫原创的,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!等亨利走后,我突然意识到,接下来的几日,我要和宋伊汶同吃同住?一时间,我紧张得不能自已。上楼开门的时候,我还没把钥匙塞到锁眼,就拧着把手想要推门而入。其结果可想而知,我直接撞到了门板上,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。站在我身后的宋伊汶看不过眼,他接过钥匙,打开了房门。

周绵绵宋伊汶小说简介

人人都知道该如何抵御痛苦的入侵,却无一人告诉我,太过快乐该如何招架。
等亨利走后,我突然意识到,接下来的几日,我要和宋伊汶同吃同住?一时间,我紧张得不能自已。
上楼开门的时候,我还没把钥匙塞到锁眼,就拧着把手想要推门而入。其结果可想而知,我直接撞到了门板上,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。站在我身后的宋伊汶看不过眼,他接过钥匙,打开了房门。
我还能再丢人一点吗?我简直无可救药了。
等我走进室内一看,房间不大,右手边两张挨在一起的单人床,前方是狭小的洗手间。洗手间旁是一套桌椅。椅子旁是阳台门,打开可以走到公共露台上,看街边的风景。

喜欢你是你周绵绵宋伊汶全文阅读

我怕宋伊汶不习惯这样狭小的环境,谁知他比我适应得更快。宋伊汶将我俩的行李放在角落,又动手将两张床拆开摆。
房间经过他的一番布置,突然变得敞亮起来。而且两张床隔了很远,其中一张还被桌椅挡住,营造了良好的私密空间。
他对我说:“我要用电脑,所以需要书桌,你不介意吧?”
“当然不介意。”
他点了点头,从旅行包中找出了笔记本电脑,自顾自地忙起来。我坐在另一张床上,莫名有些紧张起来。
为了调整心态,我只好做些平常事。我踢掉了脚上的鞋子,把箱子拖到我的床前,想着换一套衣服。
等我从洗手间出来,宋伊汶抬头看了我一眼。一眨眼的工夫,他又埋首于电脑前。我被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,也忍不住看向他。
我突然想起亨利的话。亨利说,他是为了两年前遇到的人才放弃这场订婚仪式的。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,那么亨利应该说的就是我。
为什么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?我看着他,兀自发呆。
不知过了多久,宋伊汶合上电脑:“绵绵。”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,“你在看什么?”他的中文依旧咬字不清,但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有种特殊的魅力。
“我们两年前见过吗?”脱口而出的时候,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,惹得我几近耳鸣。
“见过。”他很肯定地点头,又说,“我饿了,你帮我带点食物上来。意面也可以,比萨也可以,再买两瓶水。”说完之后,他站了起来,绕过桌椅,朝我走来。
宋伊汶俯下身,窗外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光。他伸手,指尖在我的眉心处轻点了一下。指尖的一点温度,熏得我满脸通红。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我的脸颊烧得有些疼。
“你的记性太糟糕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他靠得太近,我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。幸好宋伊汶直起身子,我立刻站了起来,说:“我下去买点东西吃。”说完之后,我便跑出了房间。
我在台阶处***了好久,才平复住刚刚因为对视而带来的情绪。等到我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,忘记带钱包了。我叹了口气,认命地折回房间。
我敲了敲门,大门打开了一条缝,缝隙处,我的黑色钱包被递了出来。
一并传出来的,还有宋伊汶的声音:“知道你不敢面对我,就不开门了。”
我被猜中心思,只好拿了钱包,掉头就跑。
我把打包好的食物拿了上去,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我刚刚坐下,宋伊汶从大门处进来,他见我手里的大包小包,问:“你买了这么多?”
“你吃不下吗?我以为你应该会很饿的。”我有些懊恼,毕竟我也吃了很多,这会儿什么也吃不下了。
宋伊汶接过我手里的袋子,伸手刮了下我的下巴,嘴角含着明显的笑意。他说:“谢谢。”
宋伊汶对待我就像对待宠物,我很难想象亨利说的是真话。但这又是唯一的解释,我不得不去相信。
他吃东西,我闲得无聊,只能开始玩手机。等宋伊汶吃完,他问我:“你有什么想问的,坐过来吧。”
真的是奇了,每次他都能猜中我的心声。我不知道他是因为了解我,还是因为我太好懂了。我坐到他的床边,和他靠得近对我来说总有些冒险,我怕我剧烈的心跳声会被他听见。我抱着枕头,本以为这样会有底气些。谁知一对上宋伊汶的眸子,我就忍不住挪开视线,只敢盯着他的鼻尖。他的眼眸太深情,我一对上,原本的勇气就消失殆尽。
我本想理直气壮地询问他在订婚仪式上说了什么,可话到嘴边,却像胶水黏住了信封,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太孬了!我忍不住将脑袋埋在枕头里,恨不得闷死我自己。
没过一会儿,宋伊汶拍了拍我的脑袋:“绵绵,抬头。”
我抬起脑袋,他两只手捧住了我的脸,这一次,我避无可避地和他对上了眼。所以我相当没有出息地再一次脸红心跳了。
这人真是太可怕。只要他愿意,好像任何人都可以爱上他。
宋伊汶轻笑了一声:“绵绵,我在订婚仪式上说,我曾经和自己打了个赌,如果遇到了两年前让我心动的女人,我就抛下一切跟她走。我当着所有的来宾的面举起了你的手,然后告诉了他们,我遇到了。”
他的手心温热,声音低沉。两种感官奇妙的交织在一起,我更加不知所措。
我的声音喑哑,嘴唇也有些发颤:“可……可是……我从没见过你。”
“日内瓦车展,日内瓦湖边,中央火车站,米兰。我跟了你一路。”他的左手拇指擦过我的嘴唇,接着覆上自己的嘴唇。
礼貌与欲望统统藏在了这个小动作中,这样的行为比直接亲吻更加撩人。这个男人,真的是要命了。
看到我面红耳赤的模样,宋伊汶大笑起来。他好像每次看到我窘迫的模样就特别开心,我觉得这人真是坏透了。
他站起身来,将椅子拖到床边。他坐在椅子上,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。我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。
宋伊汶说: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告诉你吧。”
宋伊汶告诉我,他第一次见到我,是在日内瓦车展上。
整个会场内很少有亚洲女生,出于好奇,他跟着我走了一路。我看过几个展台后,在场馆中间的snackbar坐定。
宋伊汶说:“我记得你的菜单,一个三文鱼贝果,一瓶薄荷茶,是吗?”
时隔这么久,他连这种细微之处都能记住,真是让我意外。
他撑着下巴:“你永远都有好胃口。看你吃得那么开心,我也去买了个贝果。”
宋伊汶的描述太细腻,我努力回忆,终于记起一个模糊的背影。
我记得那是柯尼塞格的站台。男人一身铁灰色的西装,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我。他的右手撑住下巴,和身边一个人在说着什么,银色袖扣闪闪发光。我举着相机站在角落,被银色袖扣吸引了注意,特地拖长了镜头,看清了那个信封模样的袖扣。
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我记起你了。”这时我突然想起来,那天被宋伊汶扔在驾驶台上的袖扣,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!是的,就是他,那个坐在柯尼塞格展台上背对我的人。他有一头稍长的深棕色头发,我永远看不清他的侧面,只记得那一身西装还有闪闪发光的袖扣。
他伸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比了一下:“听我说完。”
后来他一路跟着我出了展会,我上了的士,他这才放弃了。
第二天他在酒店休息,看到我站在湖边。于是他走了出来,又怕我发现,只能不远不近地站着。他说我在湖边帮人拍照,***十分敬业,就差匍匐在地了。接着我又去了城区,沿途没搭车。他依旧一路不远不近地跟着,看着我背着沉重的行囊,步履却如此轻松。
“我从没经历过你这样的旅行。没有规划没有目的地,有风景就停下来拍照,走累了就找张椅子坐下来休息。休息好了站起来继续走,好像这都是理所应当的。”说这话时,宋伊汶犹在回忆那时的情景。
我垂下视线,发现他撑在床沿的手和我不过分毫之离。我想悄悄挪开,却无意间伸得更前,和他的手碰了个正着。
宋伊汶也看了过来,他抿出一个微笑,像是知晓了我内心的想法。
我有些窘迫,只好找了个借口:“你的手表真好看。”
宋伊汶支开了自己的手,放在了膝盖上,他没有看我,他的眼神看向窗外,说:“那时我一直被家庭和公司两边逼得很紧,可遇到你,我突然想通一个道理:生活为什么要有目的,走到哪里就活到那里,也是很好的。”
我撑着下巴,有些不解。
他看了眼手表:“你准备休息吧,我晚上还要出去一趟。”
这人看起来不像是逃婚的,他没有一点儿紧张或急迫,倒是像出来享受旅行的。
我没跟他客气,也没问他要去哪儿。他说他要出门,我就翻出钱包,递了几张一百欧的钞票给他:“我记得亨利说你们没带什么现金。”
宋伊汶愣了一下,盯着那几张绿色的钞票看了好几眼,迟疑了半天,这才接了过去。他的脸色有些奇特,似笑非笑。
我被他的眼神看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,忍不住问:“怎么了?”
他扬了扬手里的钞票:“少有的几次从女人手里拿钱,感觉很特别。”
“那前几次呢,感觉不特别吗?”我问。
“那几次我还没成年,是我妈给我的零用钱。”说完这话,宋伊汶从衣架上拿了外套,转身出门了。
我假装淡定地目送他离开,可右手一直在发颤。宋伊汶说两年前跟了我一整天,我却压根儿没发现。虽然心理上仍旧有些恐惧,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,宋伊汶不是坏人。这种自信来得毫无缘由,因为太没有根据,我自己也觉得可笑。不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我除了相信我那微弱的直觉,也没有任何办法了。人生是一场豪赌,现在我就是赌上身家性命的赌徒。
为了冷静下来,我决定抱着睡衣去浴室洗漱。
等我钻到被子里的那一瞬,安然的舒适感向我袭来。我本想好好理清头绪,可一天下来信息太多,我想着想着,居然就这么睡着了。
深夜时分,门锁“咔嗒”一下响了。这个房间只有一把钥匙,我把它给宋伊汶了。我猜到是他,也没睁眼,拢了拢被子把自己卷做一团。
宋伊汶进门后没有开灯。他摸黑走了进来,皮鞋叩在地板上有些响,过了一会儿便也没了声音。
一股生冷的空气往我的方向弥漫过来,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熟悉的香水味。
我闭着眼睛,意识却无比的清醒。宋伊汶在黑暗中看了我很久,又伸手帮我把头发捋到了一边。按以往的经历,我半夜醒来后是很难再入睡的,但是这会儿,我伴着洗手间里的哗哗水声,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第二天,我是听着宋伊汶敲击键盘的声音醒来的。
我在被子里蠕动了一阵,身后传来动静:“我把你吵醒了?”
我咳了两声,嗓子有点哑:“没有,该醒了。”
我洗漱完毕,又换了身衣服。宋伊汶依旧缩在被子里,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。我叹了口气,只怕我又要下去给他买早餐了。
哪知我还来不及撤离视线,宋伊汶就抬眼看我,说:“你等我一下,我们一起下去吃早餐。”
我有些愕然。这男人太可怕,我眼皮子一掀他就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吃完早餐后我们一直待在房里,宋伊汶接了几个电话,分别用了不同的语言。打电话时,他见我百无聊赖,从旅行包中摸出一本中文译本的《***》递给了我。我接过书本,心里还在感慨,这人简直从容到了一种境界,连这种时候都不忘带上一本书。
看书时,我爸和郑克己分别打来电话,问我什么时候回来。我也没敢说归期不定。只说现在机票不算好买,得迟上个两天,希望可以谅解。
我爸一向放心我,但郑克己没那么好对付。可这次郑克己没有多问,他只说:“回来时告诉我,我去接你。”
我和宋伊汶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天。彼此间没有过多的对白,没有相互试探,没有询问对方的情况,我甚至都懒得去问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喜欢你是你周绵绵宋伊汶免费阅读

这种气定神闲让我自己都感到意外,不知道是不是宋伊汶的从容感染了我。
终于,第三日清晨,宋伊汶要我整理行囊,说再过半个小时亨利会来接我们。我们三人又上了路,这次是宋伊汶开车。他透过车内后视镜看着我,说:“我们现在要去巴黎,停留时间不定。短则两天,长则一个星期,你可以吗?”
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亨利替我回答:“Evan,中国有个成语,叫作明知故问。”
我附和性地点了点头,亨利扭头来跟我说话:“你简直不知道Evan有多变态,你知道他派我去干什么吗?他居然派我去了家族墓园!”
经他解释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亨利消失了两天。
亨利赶去家族墓地,将宋伊汶不知何时放在空墓里的大笔现金拿出来。据亨利说,宋伊汶做了非常好的防潮防虫措施,心思细腻到让人诧异。
他一边说一边感慨:“Evan真是布了个大局,我不相信他是临时起意。”
这样的揶揄意味明显,宋伊汶没做回应,只是假装没听见。
亨利忍不住嚷道:“Evan,总有一天你要跟我说实话。”
宋伊汶轻笑一声,说:“那就到时候再说。”
我透过后视镜看到宋伊汶的脸,他又露出了那副胜券在握的表情。我的心头一动,撇过脑袋看向窗外。
我不敢再看,就怕多看一眼,会被心细如丝的宋伊汶察觉出什么端倪。
以前和人聊天,说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。别人的回答都很具象,比如长得帅、比如有钱,只有我抛出了一个很抽象的概念。
那时候我年纪不大,满心想着和所有人不一样,答案只要能够震慑他人就行,从来不管这样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我说:“我喜欢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骨子里很张狂很骄傲的男人。”
我突然发现,我找到了。
我们只花了一个上午便抵达巴黎,我征询了二人的住房意见,他们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地说了“随便”。不过亨利在说完“随便”之后加了一句:“我觉得香格里拉就还可以。”
于是我和亨利达成了共识,预订了一间可以看到巴黎铁塔的房间。
晚上的时候,我一个人湿着头发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铁塔,亨利突然跑来找我。他毫不客气地把我挤到旁边,递了一块大毛巾给我。
“看不出来你这么细心。”我调侃了一句。
“Evan要我给你的。”亨利老实回答。
我点了点头,心里仿佛有蝴蝶飞过。
“这两天你和Evan聊什么了?”亨利的眼睛被远处的灯光映得闪闪发亮,仿佛揉了一把碎钻***。
“没聊什么。”我把胳膊搭在栏杆上,“除了他的姓名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“什么?”亨利的表情有些挫败,“你什么也没问?”
“我该问什么?”我反问亨利。
对方皱了下眉头,小声说:“你真是我见过最没有好奇心的女人。”
我不是没有好奇心,我只是问不出口。面对宋伊汶,即使是理直气壮的事情,也会让我犹犹豫豫。我压根儿说不出一个字,更遑论问问题呢。
整点时间到,巴黎铁塔上的灯光开始闪烁。
亨利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,我侧过脸,问:“你有什么事?”
“巴黎铁塔比我好看?”亨利突然发问。
“没有没有。论好看程度,你排第二。”我坦言。
“第一是谁?”亨利又问。
“Evan。”
亨利一脸认输的表情:“可以,这样我可以接受。”
我忍不住笑,看样子,他对宋伊汶有点敬畏。
不过一会儿,他又问我:“你不好奇他的事?”
“那你愿意告诉我?”我反问。
“那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亨利很狡猾地说。
“你说。”
“我还没想好,到时候告诉你。我很公平,这件事情你一定做得到,也不会违背道德法律。”亨利说。
我想了想,这样的交换不算亏,便点了头。
亨利告诉我,宋伊汶幼年一直在搬家,直到大学才稳定一些。等到他读完巴黎高商的硕士学位后,便去了菲亚特公司工作。
一年后,宋伊汶被父母召回,为家族酒庄打理生意。他不满足那样的生活,又前往北欧,***了柯尼塞格公司做了三年的行政人员。目前因为家族原因,宋伊汶回到酒店工作,任职酒店副总经理。
我听完后沉吟片刻,又问:“那他有什么爱好吗?”
“爱好啊……”亨利想了想,“赛车,赛车是他最大的爱好。”
“为什么是赛车?”我又问。
“他说,在赛道上,你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什么是极限,自己的性命也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”
我本想和亨利再聊几句,哪知宋伊汶突然出现,把他赶走了。宋伊汶把我的披肩递了过来,说:“晚上冷,最好进来坐着。”
宋伊汶总有未卜先知的本领。他话音刚落,我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。他一脸“你看吧”的表情。
我讪笑,抱着披肩进了室内,取出烧水壶烧了一壶热水。
这时亨利正好走过来拿饮料,他说:“我永远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中国人要喝热水,热水不是给病人喝的吗?”
“我病了,我刚刚打了一个喷嚏。”我懒得解释,敷衍了事。
亨利递给我一瓶矿泉水:“我记得你们中国人还总喜欢对病人说,多喝点水。”我不知该如何反驳,不远处的宋伊汶想给我解围,他喊了亨利一声。谁知亨利还侧着半个身子,说,“还有,你们为什么非要把番茄和鸡蛋混在一起,看起来真的很奇怪!”
“你走,立刻走,马上走!”我为亨利指明离开的方向,想要这人快点滚蛋。他又欣赏了一番我被气歪的嘴脸,美滋滋地吹着口哨离开了。
在我临睡前,两人还在书桌前忙碌。亨利的眉头皱成了崇山峻岭,他用法语小声地说着什么。坐在主位上的宋伊汶表情没变,神情依旧沉稳。
宋伊汶发觉我在看他,伸手拍了拍亨利,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懂。亨利如释重负,伸个懒腰:“终于可以去睡了,感谢Mia小姐。”
亨利路过我身边,“喵喵”叫了两声。我又好气又好笑,想伸手打他,他却飞快地溜走了。
宋伊汶合上电脑,朝我走来。他伸手撩起了我的一缕头发,很随意地问:“除了埃菲尔铁塔,你还喜欢什么?”
我想了想,回答说:“凡尔赛宫的镜厅。”
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“小时候很喜欢那种贵族宫廷的感觉,看了关于凡尔赛宫的纪录片就更加喜欢了。后来我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在那样的地方跳舞,我还特地学了华尔兹。”说到这种妄想,我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但我觉得,宋伊汶会包容我这点小小的虚荣。
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很美。”
我以为他还有后话,便一直看着他。
宋伊汶被我看得莫名其妙,他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有什么不对?”
“你没什么要说的了?”我问。
“没有。刚刚只是想看你头发干了没有,顺便和你聊天,免得尴尬。你去睡吧。”宋伊汶冲我摆了摆手。
欸?我掩面跺脚,又自作多情了。
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。我乐得清闲,一个人拿着相机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乱窜,每天回酒店都要带上一整盒的马卡龙。
有时被亨利逮到了,他会和我并肩坐在地上吃甜食。
宋伊汶向来不会参与我们这种幼稚的行为,出于礼貌,我有时会递给宋伊汶一个马卡龙,问:“你要不要吃,茉莉味的?”
那次,他接过马卡龙吃掉,亨利一脸诧异,眼睛瞪得都要脱眶了。
后来亨利告诉我,宋伊汶非常讨厌甜食。
隔日,宋伊汶和亨利二人没有出门。
亨利告诉我说,他们的事情已经办妥,说话时,他的眼里流露不舍。亨利问我:“我们是不是就要分离了?”
我简直受不了他突如其来的文艺腔,我忍不住问:“告诉我,你这是从哪本书里学到的中文?”
“爱情小说看多了,会有这样的后遗症。”宋伊汶从洗手间出来,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对我说。
我“扑哧”一笑。
宋伊汶坐到我的身边,他很认真地说:“别笑啊,亨利的中文都是从爱情小说里学来的,所以格外地道。”
亨利说:“爱情小说用词特别简单。你如果为了Evan学法语,我可以推荐你几本小说,保证比全世界闻名的《小王子》还要简单。”
小编推荐理由

喜欢你是你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,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,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,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,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。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万豪棋牌 江西快3| 博远棋牌| 金博棋牌| 多多棋牌| 博雅棋牌| 传奇私服| 博远棋牌| 博雅棋牌| 金博棋牌| 博雅棋牌| 博雅棋牌|